新闻中心
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2.8亿元,是中国领先的政府跟投型基金,由剑桥和耶鲁等海归精英联合创办。

证券时报网 | 巴曙松展望2019:减税一定程度支持内需 社会零售品销售增速或回升

1546935447168949SP4L.png


原文链接:巴曙松展望2019:减税一定程度支持内需 社会零售品销售增速或回升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1月5日下午,钱塘江畔的洲际酒店杭州厅座无虚席。证券时报记者在现场发现,此次举行的“2019华侨控股年度财富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巴曙松,浙江省金融办原副主任、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包纯田、蓝城集团总裁许峰等知名人士纷纷亮相。


巴曙松的专题演讲对当前经济形势做分析解读,并对2019年中国经济金融政策进行展望。他分析预判,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但当前出台的结构性减税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内需,”消费降级“是一个伪概念。


QQ图片20190108161622.png


中国经济进入结构转换期


对于刚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经济,巴曙松给出的评价是“新旧动力交替中的新增长平台,外部冲击扰动稳定“。


巴曙松给出的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中国GDP年均实际增速由1978-2011年的10%回落至2012-2017年的7.2%。中国经济进入结构转换期,在2020年后两个十五年的发展目标中,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2018-2020年年均增长6.3%左右即可实现2010-2020年GDP翻番的战略目标,可出现第一个百年目标,此后中速增长平台可能调整到5 – 6%之间,或5%左右。


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走势,市场普遍认为面临下行压力。对此,巴曙松从多方面多角度进行了阐述分析。他表示,中国的M1周期变化能够很好地反映企业的状况以及经济的状况,现在中国的M1与M2均已经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M1的同比增速周期领先名义GDP半年左右,因此M1现在达到历史的最低点,预示着2019年上半年的国民经济会不甚理想。


2018年至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出现了明显的回落。M1和房地产销售额的同比增速是共周期,这或许也预示着2019年的房地产市场将进入寒冬。


在基建投资方面,2018年M2从接近20%回落至4%以下的幅度,预示基建投资增速回落,也反映出货币政策的困境。尽管央行2018年初以来已经边际放松、银行间流动性改善,但社会融资增速仍然持续回落,2019年继续面临压力。


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M2和社融存量增速持续下降。M2中有一个重要的构成就是企业定期存款,巴曙松认为,企业定期存款的下降,暗示着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和利润增速都进入到了负增长的阶段。


此外,巴曙松还根据数据分析认为,工业企业的生产降速、发电量下降、出口等,都会对2019年的经济下行压力产生影响。


消费服务发挥支撑作用


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持续下降,且实际下降速度可能更快。于是2018年有一个网红词语——消费降级。不过巴曙松根据数据对比得出,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是大幅改善,由2017年的4.1%升至2018年前3季度的5.2%,显示2018年以来商品消费走弱但服务消费增长较强,居民总体购买力并未弱化。


巴曙松认为,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整体偏弱,但并不等同于消费降级。因此,巴曙松认为“消费降级是一个伪概念“。


首先,社会消费品零售并不完全代表消费,它不包含服务性消费和虚拟消费。其次,消费的下降速率是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中最慢的,消费对于GDP的贡献2003年以来一直在震荡上升。再次,从居民消费支出结构来看,逐步升级的特征比较明显,比如恩格尔系数一直在下降,居民在教育文化娱乐服务上的支出近年整体上升,医疗保健上的支出上升也比较明显。最后,从产品内的消费结构看也是在升级,比如乘用轿车的B级、C级车比例,一二类卷烟的比例,高档白酒的消费比例整体在上升。


巴曙松表示,十九大报告指出,新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物质文化到美好生活,这其实就是消费升级。


他分析认为,尽管房价上涨可能会抑制消费总量,但消费升级并没有结束。2019年国内服务消费预计仍将保持相对高速增长。娱乐、旅游、文化、医疗消费等主要的服务消费类别,预计仍将保持相对高速增长。


减税一定程度支持内需


我国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到,要降风险、促内需、强制造。巴曙松此次也展望分析认为,结构性减税也将一定程度支持内需,2019年社会零售品销售增速或回升。


巴曙松谈到,市场预计2019年结构性抑制制造业内需的增值税政策将得到根本性扭转,16%档增值税税率可能出现3个百分点的下调(另外两档下调的迫切性相对较低)。其效果将大部分体现为居民购买力的增加,从而有助于进一步促进居民对工业制成品的消费。增值税改革可能扩张静态财政赤字率0.7个百分点左右,其中部分可能由以往财政结余资金弥补,财政预算赤字率可能扩大约0.5个百分点。此外,促进消费品市场的政策亦可能与贸易投资国际合作的深化同时展开,进口关税税率(特别是消费品)亦可能进一步下调。


此外,2019年或迎来财政体制的深化改革,财政收入、支出、以及社保和国企利润分配制度可能都在改革范围之内,中央政府将承担更大的加杠杆责任。


在商品消费方面,地产周期回落拖累下,汽车消费预计仍将持续放缓;但其他消费品可能受增值税减税的促进,增速有所回升。而服务消费方面,国内服务消费预计仍将保持相对高速增长,但人民币贬值可能对后期旅游相关境外消费增速形成一定的抑制。


当天的演讲中,巴曙松还对全球经济的走向、中国宏观经济走向、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市场热点做了阐述分析和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