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2.8亿元,是中国领先的政府跟投型基金,由剑桥和耶鲁等海归精英联合创办。

媒体关注 | 华侨基金接受《杭州日报》采访,剖析债券违约潮

据中信建投统计,截至今年5月15日,共有17只债券发生违约,合计违约规模为145.7亿元,涉及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等10家公司。“暴雷”数量和违约资金规模均较去年翻了一倍。


债券向来是不少公募基金、信托、银行理财的配置对象,因此,在这个信用比黄金还贵的市场环境下,债券市场风声鹤唳,令不少购买了相关理财产品的普通投资者也把心揪了起来,避免“踩雷”成为当务之急。


5月17日,华侨基金投行部投资总监钱进接受《杭州日报》记者采访,就以上现象发表见解。




{现象}

半个月爆发四起债券违约
闭着眼睛买债券的时代一去不返

“既是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对于这场违约潮的到来,华侨基金投行部投资总监钱进感慨地说,这是金融发展周期的必然结果,但出乎意料的是,不少上市公司、明星企业成了“主角”。

记者注意到,仅仅5月以来,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就有多家上市公司或控股母公司接连爆发信用风险。其中,“11凯迪MTN1”6.98亿元的应付本息未偿付、盛运环保被爆出对外担保的4.57亿元债务逾期、发行于2016年12月15日的“16神雾E1”未履行追加担保义务、本息达9000多万元的“15中安消”公司债券违约……



“可以看到,在本轮债券违约潮中,按行业统计最多的是建筑工程行业,占比约1/4,其次为钢铁、机械、贸易等传统行业;按企业类型统计,超过半数为民营企业。”钱进补充说。

“算下来,今年以来,每个月都有二三只债券出现违约。企业债务违约潮起,刚兑模式下投资者闭着眼睛买债券的时代一去不返。”一位私募人士如是说。

{原因}

前期部分企业过度举债
致财务风险较高

“环境变了,许多企业不适应了。”在钱进看来,今年信用风险将再次升温。他进一步解释说,特别是今年以来,史上最严股权质押新规的出台,使得场内股票质押融资大幅收紧;资管新规落地后,“非标”业务和银行表外融资规模迅速收缩,债券和信托等融资渠道的准入也更加严格,一系列金融监管新政的“组合拳”使社会融资规模持续下滑。

这一观点得到了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财务与会计学系研究员刘起贵的认同。“一些企业在此前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当中过度举债,步子迈太大,导致自身的财务风险较高、债务违约风险的应对能力较差。”刘起贵具体分析说,过去,当已有债券即将到期时,企业可以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来避免违约,而当企业债务融资成本不断抬升之后,企业融资链的紧绷使得这一方式难以为继。

此外,他还补充认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债券市场融资,其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更多信用资质较差的企业因短期经营困难而出现债券违约的事件。

{建议}

投资者应及时关注
债券信用等级

今年不太走运的华商基金,其旗下的债基“华商双债丰利”,在重仓的“15华信债”大跌后,其第五大重仓债“11凯迪MTN1”宣告违约。而“14富贵鸟”的中融融丰纯债,在5月10日收盘后,年内净值跌幅超过47%。

那么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该如何“备战”呢?

“债券常常被大量配置于基金、信托以及银行理财等主流理财产品中,因此债券的违约也会对这些产品的持有人产生负面影响。”刘起贵建议说,稳健型投资者应投资债券评级较高的债券,警惕近期评级被下调的债券;其次,也要关注债券发行企业的基本面,避免投资于财务风险高、偿债能力差的企业发行的债券。

钱进则表示,要选择聚焦相关行业、配置灵活的投资机构,回避一些配置单一行业、产能过剩产业,且投资对象集中度高的基金或信托,“在打破刚兑的大背景下,市场信用风险偏好将继续下行,投资者应更加谨慎,增加低风险的AAA级债、利率债、国债和金融债配置,不盲目追求高收益,不断强化产品风险区分定价和对项目风险的自主分析把握。”

此外,需要更加重视企业资产负债表,天风证券表示,风险较大的集中在周期性行业,房地产、钢铁、公用事业、交通运输、有色、建筑等行业,而房地产、公用事业、建筑行业景气度不佳,应重点关注,尤其是民营企业。

文章来源:5月18日《杭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