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贸易战牌局:美式拳击VS中式太极

发布时间:2018-03-26  

特朗普出手像是美国的拳击,刚劲有力且不顾后果。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针对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将对600亿美元左右的中国出口商品征税,税率高达25%,并将限制中国企业投资收购美国公司。



舆论瞬间引爆。


观察此次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与其说像棋局,不如说更像牌局。

因为高手对奕,棋手得神定气闲,想好了再落子,步步为营。


这表面上看来是贸易战,实际上是两国的“争霸”战,分析特朗普政府的布局,这是一石三鸟的计划,除了欲减低贸易赤字,还想压制“中国制造2025”战略,并借机重新界定全球贸易规则,让美国继续维持优势。


中国会如何迎战?或许会像传统太极拳样,不正面迎击,而是“借力打力”。



美国政府上一次发动大规模贸易战还是在里根当政时期,对手是日本。上世纪80年代,美日的贸易战围绕日本半导体、汽车和电视爆发,当时日本还是美国的盟国。


日本在当时不得不做出让步,同意自愿限制出口,并将很大一部分汽车制造基地转移到美国,以创造就业并缓和两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与当时日本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是,日本市场在上世纪80年代时整体上对美国公司关闭,但中国市场相对开放,很多美国公司高度依赖在中国的销售,如果出现任何冲突,这些公司将成为“人质”。


美国的钢铁行和铝行业是此次贸易战首当其中的大赢家,多年来它们一直游说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行动。



直接的输家是以钢铁和铝为原料的行业,它们将面临涨价,其中包括美国一些大行业,如汽车、航空航天、重型设备,比如福特的底盘、波音的机翼和纽约高档大楼内部的钢梁都将变得更贵。


所以,华尔街也很快用脚投票,给出来市场反应:美国钢铁公司和世纪铝业的股价在之后不久各自上涨,福特和波音的股价则分别下跌约3%。


在美国国内,波音、通用和苹果都可以归入反对贸易战的阵营。此外,包括沃尔玛在内的美国知名零售商以及农业和其他消费品行业利益的企业,也是反对贸易战的力量。


特朗普上台后,最在意的是中美贸易当中美国对中国的巨大逆差,目前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确实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美国商务部2018年月的数据,中美贸易逆差为 3752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1985年为39亿美元。


所以,特朗普上台后的逻辑就一直是,美国犯下的最严重错误之一是2001年引导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使中国成为竞争对手,特朗普甚至扬言美国要退出WTO。


从此次贸易战的角度讲,特朗普首要是迫使中国面对巨额贸易逆差采取有效行动:兑现加入世贸的开放承诺,增加进口。


按照美国媒体的分析,特朗普并非要求一夜之间解决6000亿美元逆差,而是希望中方拿出减少1000亿美元逆差的计划。


这次特朗普签署的总统署备忘录,有一个重要内容没有被国内舆论足够重视,就是提出对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的限制。


三年前,中国开始做《中国制造2025》的顶层设计,提出了三个十年“三步走”的战略目标,明确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从2015至2025年,用十年时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




简单来说,中国希望到2025年要在包括芯片、飞机、电动汽车在内的重要行业基本实现自给自足


《中国制造2025》的出台有三个背景:一是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处于空转型和调整压力下,劳动密集型的发展受到约束。二是受德国工业4.0战略的刺激,激发了中国强工业能力的决心。三是全球制造业与信息产业深度融合的发展趋势,以及各国制造业科技创新的影响。


一些大动作已经显现,由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肩负着利用200亿元进行重点行业技术升级优化的使命。另一只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拥有千亿元的可支配资金,还有同样由国务院批准的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有400亿元用于扶持国内新秀企业。


中国对智能制造和核心科技的野心,尤其是一些中资企业收购美国公司,在美国国内引发忧虑。


今年3月,特朗普签发了总统令,叫停了新加坡半导体商博通拟1170亿美元收购美国高通公司一案。高通是全球排名第三的半导体公司,素以生产高端手机芯片知名,而博通是全球排名第五的半导体商,被美国舆论视为跟华为关系密切。


这是美国政府史上第四件仅见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外资并购、也是美国政府史无前例的在并购案成功前、即出手封杀的例子。



在全国两会前,首席经济智囊刘先生曾率团赴美试图去化解中美之间紧张的贸易关系,目前来看可能沟通效果并不理想。


贸易战的风险来自潜在的连锁反应。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历史经验表明,世界上的任何热战都无法有效摧毁这样的大国,壁垒和阵营清晰的冷战也早已成为历史,只有商战——市场之战可以撼动大国活力。


新时代的中国,显然不会这样逆来顺受。商务部在今天已经宣布,计划对价值30亿美元的美国产水果、猪肉、葡萄酒、无缝钢管和另外100多种商品征收关税。



真正的风险远不止此,而是当下的全球贸易体系可能会遭到破坏,美国的媒体如《纽约时报》注意到,特朗普政府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这可能开一个先例。


接下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也可能将国家安全作为征收关税的理由,这会损害世界贸易组织(WTO)仲裁争端的能力。


此次贸易战,还可能在香港催生出一个风险点。有分析认为,香港经济系于国际市场与中国市场,但港元汇率系于美元之锚,平时经济稳定时看不出来,一旦宏观形势转变,风险因素增加,攻击港元的“大鳄”会立刻冲着血腥味蜂拥而至。


当然,中国需要全方位地从本国利益着手,来综合判断国际贸易和投资领域的政策选择。毕竟,在类似上世纪30年代笼罩世界经济的全面贸易战中,几乎没有赢家。


另一个信号需注意到,特朗普在3月22日宣布,由博尔顿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有点像我们熟悉的布热津斯基,有一套固有的国际战略观,尤其是呼吁美国对伊朗、中国等要强硬。所以,在地缘政治上未来可能还有大事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