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2.8亿元,是中国领先的政府跟投型基金,由剑桥和耶鲁等海归精英联合创办。

民革中央年度大调研走进浙江 华侨基金总裁杨宇潇为金融法治建言献策

以“完善法治建设,优化营商环境”为主题的民革中央年度重点考察调研3月25日正式启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和民革常务副主席郑建邦率调研组,分赴浙江、上海、四川等地开展调研。

 

3月27日,万鄂湘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惠东,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王红等人组成的调研一组,到浙江调研,在杭州开展实地考察,并召开调研座谈会。

 

民革省委常委、华侨基金总裁杨宇潇在座谈会上作了加强金融法治建设的专题发言。


1554086287410881ezHW.png

图/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

 

“营商环境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中共中央高度重视营商环境的改善和优化,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强调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要以立法高质量发展保障和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先后五次提到“营商环境”,明确要“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把法治化放在营商环境的首位。

 

民革中央近一年来持续关注优化营商环境主题,此前已在北京、广东、福建、山东、海南、广西等地,从多个角度开展调查研究。在刚刚召开的全国两会上,王红等五位民革界委员,还联名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提交了题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推动重大改革举措落地》的大会发言,引发广泛关注。

 

在上述基础上,民革中央结合社会法制领域的参政议政优势,把大调研主题定为“完善法治建设,优化营商环境”,足见对该课题调研的高度重视和不断深入。

 

民革中央希望通过调研,进一步了解我国营商环境改革中面临的问题,从完善法治建设方面提出全局性、前瞻性、可操作性的意见和建议。

 

此次座谈会由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民革浙江省委会主委吴晶主持,浙江省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王双全,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利月等领导列席会议。


1554086357828464tLwv.png

图/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民革省委会主委吴晶

 

物产中大董事长王挺革、浙江省工商联主席王建沂、浙商总会副会长廖春荣等参加座谈。民革省委常委、华侨基金总裁杨宇潇作为唯一的民革党员企业家参加座谈。


1554086386805500yE8e.png

图/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上,王双全介绍了浙江在完善法治建设、优化营商环境工作中的整体情况。他提到,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法治建设,正在为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而冲刺。省委、省政府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将“法治浙江”放在“六个浙江”的第二位,作为浙江的核心竞争力来抓。通过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加强行政执法监督、逐步建立健全纠纷化解机制、落实重大行政决策制度等方面开启法治政府建设的新征程。


15540864194413204Bgz.png

图/浙江省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王双全

 

杨宇潇在发言中表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金融法治建设不断加强,基本建立了既符合国情又与国际接轨的现代金融法律体系,形成了以《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证券法》、《保险法》等基础金融法律为核心,相关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为重要内容的金融法律制度框架,所以,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我国金融法治建设取得重大成果的40年。

 

党的十八大作出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指出“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同时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加强金融法治化建设,不仅是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最高保障,也是推动金融业全面开放,支持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

 

但和西方发达国家比,在金融法治建设上,我们起步相对较晚,经验相对不足,因此,现实中金融法治建设也存在一些不足或不如人意的地方,杨宇潇结合实际工作畅谈了金融法治建设还面临的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多条建议、意见。


1554086460372894OMMF.png

图/华侨基金总裁杨宇潇

 

市场监管要与市场发展一致。伴随着金融国际化,金融形态越来越多。除了传统商业银行外,出现了基金、证券、保险、商业保理、小额贷款等多种多样的形态。经济基础从过去国有唯一主体变化发展成了国有、民营、三资、外资等多种形式混合的中国特色金融生态圈。市场发展节奏日益加快,而法律文本等监管规范措施滞后,政策缺乏一致性和延续性,就会造成市场资本流通受阻、监管单位责任推诿形成“三不管”地带加重金融风险。因此监管与市场发展一致迫切需要加强。

 

要素市场配置需要公平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了“两个毫不动摇”。目前国内金融体系跟实体经济传导机制出现问题,金融体系的钱流不到实体经济,资本在银行间流转,实体企业举债艰难,银行与企业的矛盾凸显;今年年初,银行间同业拆借隔夜利率降至2.21%,而民营中小企业却借不到资金。随着“八八战略”再深化、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推进,我们已加快步入全球化金融体系。在打开国门,外资引入的过程中同样存在资源配置公平性的问题。若不解决要素市场配置不公问题,就无法实现“两个毫不动摇”。

 

加强金融监管立法和执法,一切社会活动都在法律之下运行。完善当前的法律法规体系。监管部门可以从实践中发现现有法律对金融机构监管的缺失,不断地提出新规定,设立新的法律。另外,法律的设立步伐要跟上金融市场的创新步伐,市场出现的新产品、新工具,相关部门要尽快设立有关法律法规,使得有法可依。可以建立一个以协调多方关系的部门,降低信息不对称性,使各个监管机构能够在各司其职的基础上协调配合,避免监管重复或者真空监管的情况发生,从而提高监管效率,使监管更加有效。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

 

金融业务是牌照业务,各机构开展金融业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接受监管。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同时,还要完善与金融业开放相适应的风险防控体系。在金融创新给金融机构监管带来新挑战方面,金融创新是好事,金融创新的一些技术使得成本降低,普惠金融得以推广,但应注意风险防范问题,牌照业务必须要强调保护公众利益,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引入科技手段,完善金融混业监管体系。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推广应用,金融的监管也要借助于新兴科技手段,依托大数据、云计算,引入线上线下先进科技技术,加强监管的整体性、系统性、协调性、实时性。

 

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优化行政审批,提高审批过程的透明度和审批效率。加强政策制定的沟通协调,提高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做到规则简约透明。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机制,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万鄂湘主席在座谈会上积极回应了企业家们提出的问题和建议。他认为,浙江通过“最多跑一次”等,喊出了改革最响亮的声音,并成功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浙江政府服务做得很到位,减少了群众负担,走在全国前列。尽管如此,在视察调研之后,他仍感觉到老百姓和企业真正需要的东西还有改革的余地,在法治环境的建设中,政府要解决好如何带头诚信守约,搞清楚政府工作人员应该为谁服务的问题。

 

万鄂湘主席在讲话中,两次提到杨宇潇提出的要素市场配置公平性及银行为谁服务的问题,指出这一问题背后实质上也是政府为谁服务的问题,华侨基金的建言献策,想企业之所想,道出了大家的心声。